广州心理咨询
华南心理教育服务领航品牌
专业 · 权威 · 创新

恐怖性焦虑障碍

时间:2021-09-29 11:48    

恐怖性焦虑障碍(简称恐怖症)恐怖是指对那些很少或根本没有危险的特殊物体、活动或情景产生持续的和不合理的恐惧。虽然《中国精神疾病分类方案及诊断标准》第二版中将恐怖症从焦虑症中划分出来,列为独立的一类神经症,但由于各型恐怖症中都有焦虑这一症状
    恐怖性焦虑障碍(简称恐怖症)恐怖是指对那些很少或根本没有危险的特殊物体、活动或情景产生持续的和不合理的恐惧。虽然《中国精神疾病分类方案及诊断标准》第二版中将恐怖症从焦虑症中划分出来,列为独立的一类神经症,但由于各型恐怖症中都有焦虑这一症状,所以参照美国《诊断和统计手册》第三版,将恐怖性障碍仍列入焦虑障碍中。
 
恐怖性焦虑障碍
 
    当恐怖症患者遇到恐怖对象时,会产生一种叫做战斗或逃避反应的反应。战斗或逃跑反应是人们遇到危险时的反应。使人面对紧急威胁时能够迅速做出反应。因此,当恐怖症患者身处恐怖情景时,内在生理和外显行为的反应都是很明显的,类似于一个人在野外被一只恶狼追逐时的反应!恐怖症患者往往千方百计避免面对所恐怖的对象或情景,有时甚至回避会引起其恐怖反应的一个词或一幅图画,让常人看来感到有些可笑。
 
    广州心理咨询:恐怖性障碍分成三种:特异性恐怖、社会性恐怖、广场恐怖。
 
    (1)特异性恐怖:又叫单纯恐怖。包括对各种事物,如蛇、老鼠,或特殊环境如高处和密闭空间的恐怖。恐怖的对象可谓花样百出,无奇不有。除了上面提到的蛇、老鼠、高处和密闭空间外,还有蜘蛛、毛虫、猫、狗等各种动物,疼痛、乘电梯、剪刀、打雷、闪电、细菌、黑暗、人群、疾病、火、飞机等等。我曾经碰到过一个人,长的五大三粗,剩悍异常,各种毒蛇在它的手中都服服帖帖,唯独害怕小麻雀,一看到麻雀他就惊恐异常,大汗淋漓,手脚发软。电视、电影中也不乏类似的情节。
 
    记得有一部警匪片,其中一个警官艺高胆大,勇猛异常,罪犯闻风丧胆,但却患有恐高症。在一次上脚手架追捕犯人的过程中差点因此丧生。当然,在电影中英雄就是英雄,他克服了自己的心理障碍,抓住了罪犯。
 
    因此,如果一个人对某件事物或情景的存在或者在参与某项事务或情景时产生过分或不合情理的恐怖时,或某些刺激总是不可避免的引发急性焦虑反应时,便可诊断为特异恐怖。
 
    特异性恐怖的对象有时也会引起大部分正常人某种程度害怕的感觉,如火、疾病、蛇等,一般人都会对此感到有些害怕。其它恐怖刺激如水和人群,一般人都不会感到害怕。正常的人即使害怕也是很轻微的,而恐怖症患者的恐惧是强烈的、持久的,通常会影响到日常生活。例如,幽闭恐怖症患者为了避免进入狭小的空间如电梯,会不惜多走很多路,爬很多楼梯,甚至无法做需要乘电梯的工作。如果迫不得已乘上电梯,脑子里则充满电梯会掉下去,电梯门会永远打不开,缺氧窒息等念头。出现紧张、害怕、出汗、心跳加剧等。恐饰症患者自己也会承认自己的恐惧是没有道理的,只是不自觉,无法控制。通常,当它们接近恐怖目标的时候,它们会开始变得紧张,而恐惧则会随着它们靠近而加剧。
 
    有一种特殊的恐怖症叫做血液-伤害恐怖症,俗称晕血症。晕血症患者看到血液和伤口时会产生一种特殊的生理反应。恐惧症发作的时候,一般都会出现心跳加速及血压升高;而晕血发作时,最初心跳加速、血压升高,然后会出现血压下降、心率减慢,还伴有恶心、眩晕、昏厥。据估计,大约75%的晕血症患者都具有晕厥的历史。有趣的是,见血恐怖症患者只有在看到血液时才有这种反应,而在其他的恐怖情景中仍然表现为典型的战或逃反应,血压升高,心率加快。由于对血液和伤痕的恐惧,见血恐怖症患者会想方设法避开医院、医生和护士,甚至回避做必要的医疗检查和治疗,更回避做与血液打交道的工作。
 
    (2)社会性恐怖:社会性恐怖的最显着特征是害怕别人对自己的负性评价。这种恐怖形式直至20世纪60年代才单独从其他恐怖症中分离出来。一般将社会性恐怖分成两个类型-特异性社会恐怖和泛化性社会恐怖。特异性社会恐怖患者主要害怕一些特定的社会场合,例如害怕当众讲话,害怕在公共场合吃东西,害怕进入公共厕所等等。他们主要害怕在这样的场合被别人品头论足,或做出令人尴尬或丢脸的行为。在这些人中,害怕公开演讲最为普遍。泛化性社会恐怖患者害怕大多数社会场合,包括需要在公共场合表会活动的场合。泛化型社会恐怖的患者通常兼有回避型人格障碍。这些是真正的社会性恐怖患者,因为他们独处的时候讲话、吃饭、入厕都完全正常。
 
    社会性恐怖也是很常见的,据估计大约有2%的人口被诊断为社会性恐怖,且男女的发病率没有什么差异,多从青春期或成年早期开始发病。社会性恐怖患者还经常伴有其他的焦虑障碍,如广泛性焦虑、惊恐发作或特异性恐怖症。很多社会性恐怖症患者还可能有酗酒等情况。他们喝酒主要是为了减轻在社会交往中自身的紧张。例如,去参加聚会之前先喝一些酒壮壮胆。
 
    严重的社会性恐怖患者是非常痛苦的。下面是两个社会性恐怖的例子。
 
    ①女,31岁,公司职员。3年前因人际关系问题与同事公开争吵,两人关系搞得很僵。那个同事到处散布她与某某有不正当关系的言论。后来两人关系虽然缓解,但和那个同事对话时仍感到不自然。后来发展到与其他同事说话也感到不自然,脸红。自己认为脸红会被上级和其他人当作没有办事能力的表现,别人会不信任自己,每当要开口说话时总是反复提醒自己要镇静自若,没有什么了不起,千万不要脸红。越是这样反而越发不自然,脸红得更厉害。开始时只限于单位领导和同事,后来和陌生人说话时也感到不自然,在大街上如果感到有人在注意自己就会一下子变得面红耳赤。最终甚至在与家人和丈夫交谈的时候也会紧张。由于近来要经常在会上发言,每一次发言之后都很紧张,面红耳赤,浑身大汗淋漓,双手发抖,就来求助。
 
    ②男,27岁,大专毕业,无职业。自述自从上小学起就害怕和人交往,小学、中学基本没有什么朋友,上大学期间情况有所好转。因为家里比较富裕,父亲的地位较高,感到比较有自信,花钱也比较慷慨,结交了几个好朋友,在女孩子中间人缘也不错,并交了一个女朋友。毕业后和女朋友相处得也还不错,同居了一段时间。同居期间如果和女朋友一起外出,就会感到别人在对他们说三道四,认为他们的关系不正当。因故和女朋友分手,此后便很害怕见人,整天关在房间里看书。不得不上街买东西的时候,就感到很紧张,举止很不自然,而且认为别人都能够注意到自己僵硬的步态和举止。和人说话不敢看人的眼睛,结巴,脸红。因为父亲经常要求他陪客人外出吃饭,每一顿饭都象一场刑罚。吃饭时拿筷子的手会发抖,舌头僵硬,说不出话来,浑身大汗淋漓。由于他的这种情况,虽然已经毕业两三年,父亲也给他找过几个很好的工作,都因无法坚持上班而作罢。他感到很痛苦,非常怀念大学时代的好时光,认为和那时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人。
 
    (3)惊恐障碍和广场恐怖:惊恐发作,必须有反复出现的发作,并且至少有1个月的时间一直在担心这次发作的出现或者担心发作的可怕后果(如“失去控制能力”、“丧失理智”
 
    等)。真正的惊恐发作还必须具有十三种症状的其中至少四种(如呼吸急促、心悸、出汗、眩晕、人格解体或现实解体、怕死、理智丧失、失去控制…)。与其他焦虑障碍不同,惊恐发作最大的特点是突然出现强烈。在最不可能发生的情况下,没有明显的环境诱发因素,如在放松的时候或睡着的时候(又叫夜间惊恐发作)。夜间惊恐发作一般历时仅数分钟,很多人误以为心脏病发作,并因此反复到医院就诊,但历经数年医学检查都未发现异常。而一般惊恐发作的症状也是突然出现,10分钟内达到高峰,20~30分钟后发作就过去了,很少有超过1个小时的情况。相对于这种情况,周期性焦虑症的出现并不像恐慌症发作那么突然,持续时间更长,症状也不那么明显。
 
    从希腊语的含义来看,广场恐怖意味着对公共场合的恐惧。事实上,大多数恐怖广场病人害怕和逃避的场景,是在街上和人满为患的地方,比如商场、电影院、体育馆。排队站立对他们来说是很困难的。但是,广场恐怖患者通常也害怕某种形式的旅行,一般会回避乘坐汽车、飞机、地铁和火车等。
 
    那么,广场恐怖的实质是什么呢?实质上广场恐怖患者所害怕的是那些万一生理上出现某种障碍或心理上出现尴尬感受时难以逃脱的场合,以及当可怕的事情发生时,难以得到别人帮助的场合。重度患者不敢独自外出,否则就会出现焦虑和感到不舒服;这类患者根本就不能离开家门,甚至也不能呆在家中的某些地方。从社会功能来讲,他们是高度残疾的人。
 
    虽然在分类上,广场恐怖属于恐怖症范畴而惊恐发作与广泛性焦虑同列入焦虑症中,但在临床上两者经常是互相伴随出现的。很多广场恐怖分子曾多次报告有恐惧症发作,看来广场恐怖是恐慌症发作的继发性症状。由于许多病人在经历了几次惊恐发作之后,惊恐发作,这使他们感到恐惧,并逐渐泛化到其他可能发生惊恐发作的场合。这里把恐慌症和广场恐惧症归结为一类,因为很多研究结果表明,这两种恐惧有着密切或共同的基因基础。
 
    惊恐障碍无论伴有还是不伴有广场恐怖其发病率都是很高的。国外两项流行病学调查表明,在人的一生中,大约有
 
    1.5%~4%的人口患过单纯的惊恐障碍,约5%的人惊恐障碍伴有广场恐怖。伴有或不伴有广场恐怖的惊恐障碍都多始发于20来岁,从青春晚期至30岁都可能出现。一旦出现则病程迁延,症状时轻时重。不伴广场恐怖的单纯惊恐障碍男女的发病率没有差别,但广场恐怖的发病率则女性较高,大约80%的重度广场恐怖症患者为女性。其解释可能为女性害怕去某种场合或要人陪伴,不但被我们的文化传统允许,而且被认为是女性矜持的表现,而男性的胆小则会被人看不起,所以往往自身可以克服。因为广场恐怖也和上述特异性恐怖一样,对恐怖场合的回避可以强化恐怖,使之得以保存。
 
    惊恐障碍患者通常还会兼有一种或一种以上其他心理障碍,如广泛性焦虑、社会性恐怖、简单恐怖、抑郁或酗酒。同时伴有依赖或回避型人格障碍的人也较少。惊恐障碍本身并不会增加自杀的风险,但抑郁症和物质滥用(如酗酒和吸毒)会增加患者自杀的风险。
 
    另外,很多人,20%~30%的承认都曾经有过偶发的惊恐发作或广场恐怖,但都说都没有演变成典型的惊恐障碍。多数患者在首次发作前都有较明显的负性生活事件,如失去所爱的人、一段重要关系的中结、失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