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理问题?立即咨询:
 400-187-8880

这么努力,到底有没有往自己想要的地方去?

发表于2018-12-28 09:43

  职场的焦虑往往来自于焦虑害怕,可能来自现实、自己预期或者他人期待;他人与自我之间对自己的差距,经常造成我们内心不舒服,而让我们更痛苦的是,处在理想自我和真实自我夹缝中的自己…

  关于自己的三个心理面向

  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教授Edward T. Higgins提出“自我差距理论(Self-discrepancy theory)”,来说明每个人心中有三种不同的自己。这三种分别为:“真实我(actual self)”、“应该我(ought self)”与“理想我(ideal self)”。

  “真实我”是自己心中认定真实的自己,或别人认为自己真正的样子,这也是我们最基本的自我概念。

  “应该我”是我们认为自己有责任或义务成为的样子;又或者职场上他人认为我们应该的样子。

  “理想我”是我们希望、期待自己可以成为的样子;又或者职场同事或老板希望我们成为的样子。

  Higgins认为人都有动机想要达成某种状态,无论是家庭幸福、工作成就或者自我成长,使得真实自我能够自我引导到那样的状态,但若达不到标准就产生了心理差距(discrepancy)。

  差距越大,负向情绪困扰越严重,这些内心不舒服来自现状与“期待”或“应该”的样貌有落差。

  当真实我和理想我有一定差距时,容易产生忧郁情绪;真实我和应该我有一定差距时,容易产生焦虑感受。偏偏焦虑和忧郁又会让自己的表现更难以达到表现水准,让这样的心理差距成为自己勒索自己的捆绑。

  完美指标不是只有分数

  我想起以前大学同学小苗,现在她在职场表现可圈可点,但身边的朋友不知道她初入职场时一度被焦虑忧郁笼罩。

  她有完美主义性格,负责任对自我要求高,求学时候就是那种一般人眼中的资优学生,在学校里都以成绩分数来论表现,后来分数逐渐变成她在评价自我价值时重要的因素,只要有几次考差,她就会自我责难觉得自己一文不值(传统升学主义走过的孩子,好像都会这样扭曲自己的价值)。

  当一个人的价值与快乐,从“是什么”让我们满足,转变成“多少分”让我们满足,她开始被外在分数影响,因为她的注意力开始从学习的本质,转移到分数的变动,在学校的时候是成绩,在职场变成关键绩效指标(KPI)。

  小苗能力不差,但是进入职场一段时间后,我看她越来越累,越来越退缩,以前的自信不复见,有天她来找我聊工作状况时,泣不成声觉得自己没有符合预期。

  而她害怕自己无法像以前那样表现,深怕一步走错连累团队伙伴。

  我问她“你想去哪里?”,她困惑地看着我。

  “别再问别人需要什么?做你自己,这个世界需要的,就是做你自己。”

  “要去哪里?”问问我们自己,这是一个校正的过程,可以重新检视我们,弄明白自己那麽努力,要把自己带去哪里?

  只是多数时候,我们因为忙碌或者什么原因,那个目标逐渐模糊,或者让自己太在意终点,而忘了自己在当下可以获得什么?最后搞得自己好累。

  问问自己想去哪里?要去哪里?并不会花自己太多时间,却可以让我们重新看看,自己这么用力,到底有没有往自己想要的地方去。

  这个地方,是自己真正想去的,而不是别人要你去的。

  职场里的行动偏误,容易让我们空转

  足球比赛要踢罚球的时候,球可能从左边、从右边或从中间进球门,每个方向的机率有三分之一,但是守门员鲜少会站在中间不动的,往往不是往右扑或者有左扑,而且球速很快通常球踢出去的瞬间,就得快速(甚至用直觉)判断往左或往右,也有可能多数都会往球门边边角角踢,比较容易形成守备死角。我想如果站在中间,但最后从左或从右进球门,可能守门员会被指责失职吧!

  是不是有些时候,我们会觉得有苦劳,有在做事情,就可以缓解自己没有达到“理想我”或者“应该我”的不舒服

  每个人现在的状态,是“真实我”;每个人期望的状态,是“理想我”。

  当理想我和真实我有落差时,就容易让我们焦虑忧郁,非得要做些什么缓解不安,又或者什么都做不了。

  这时候心理状态很像“落轮(台语)”的脚踏车,我们很努力地踩,但却没有前进的感觉。但我们内心会有一种“我有在动、我有在努力”的感觉,这就是所谓行动偏误(action bias)。

  一直踩着没有办法前进的脚踏车,最后只会累死自己,然后也没有办法好好欣赏沿途风景,更别谈最后的美景。

  小苗之前就是落入行动偏误的空转里,但当他重新校正,看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时候,重新让自己往梦想的蓝图迈进。

  虽然环境仍会替她打分数,但她开始告诉自己这些分数不代表全部的人生,也不代表自己真正的能力。而当她开始觉察这件事情后,重新定义自己的“理想我”与“应该我”,当然与“真实我”的差距逐渐缩小,职场表现也开始有显著地突破。

  这个世界看待我们的方式,很多时候是分数,不同领域有不同的名称,评鉴、督考、考核、指标、评比…等。就心理学来看,一个人的行为具有多个向度,不太能够用几个量表就能涵盖一切。

  现实是分数大概这辈子逃不太掉,但是却可以把它变成一种罗盘,让我们知道现在正在做的事情,是不是往我们想要的世界前进,分数是一个参考坐标,但绝对不是人生自我价值的指标,别因为几次的失误,就让自己觉得一切都毁了。

广州心理咨询专家推荐
  • 黎叶 老师 为本教育心理咨询师,国家认证二级心理

    为本教育心理咨询师 国家认证二级心理咨询师 EFT情绪取向伴侣与婚姻家庭治疗师 九型人格Enneagram培训讲师 曾在广州某高中担任教职十一年,对青少年成长,家长如何与孩子有效沟通等家庭教育有深刻见解和经验,并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