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理问题?立即咨询:
 020-37617555

用愤怒来防卫自己,常比面对痛苦来得容易

发表于2017-11-24 10:56

  用愤怒来防卫自己,

  常比面对痛苦来得容易

  「我们对伴侣发怒的塬因有两个:第一,怒气能够麻痺我们心中的痛苦,压过所有的情绪,甚至能够麻痺身体的感觉。第二,是能让对方有罪恶感,这样一来,就能够有效控制对方的行为。当有罪恶感时,人会很自然地因为可能被处罚而感到恐惧,我们都知道人在恐惧时是多么容易被操控。」~克里斯多福.孟

  当我们在亲密关係中愤怒了,我们首先要注意的是,我们是不是把愤怒拿来当止痛药?

  我们在愤怒之前,常可能是在我们的认知裡、潜意识裡,被戳到了痛处。像是我们诠释对方的作为,贬损了我们的自尊(例如一直讲不听,就是把妈妈的话当放屁)。

  愤怒让我们有力量,迅速摆脱了软弱无力的状况。我们注意一下,当我们愤怒的时候,是不是很快会去找对方的错误,而且会把小错想成大错,最后对方被我们想成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但明明对方是我们曾经爱过也投入感情的对象?

  愤怒让我们一直往外向对方看,那我们就不用向内看我们自己的伤口,儘管它依然隐隐作痛。当我们一直看到对方有错,那我们自己好像就是「对的」那样,我们便站在道德的高点。

  这裡有时会有一种转折,愤怒会让我们开始塑造自己是「受害者」。因为受害者比较不会受到谴责,而且如果有错,通常是加害人的错。

  那么,加害人,也就是对方,当然要为了受害者的痛苦负责。所以经过这个转折,加害人理所当然要讨好受害者,请求受害者的塬谅,加害人还要背负骂名。

  多一种方式说,愤怒是一种多么好用的防卫手段啊!不但能暂时止痛,又能让我们以「受害者」之姿,用一种迂迴的方式,去伤害我们认定的「加害人」,也就是关係裡的对方。

  别以为愤怒就得大张旗鼓地表现,有些人会使用委屈,甚至加倍地付出,来让众人对「加害人」愤怒。这种团体压力式的、街头巷尾式的舆论操作,甚至成了更强大的愤怒的展现,即使「受害者」以弱势自居。

  受害者与加害人,偷偷地换了位置。

  所以到最后,关係裡的愤怒这么多,几乎主导了互动。我们的很多行为,不是基于爱,而是那个被愤怒逼出来的罪恶感。我们好像是为了尽义务、负责任,而维持关係。

  在这种情况下,日久天长,就算关係的「壳」依然在,裡面曾有过的「爱意」,不死也残废。本来我们自己心裡未癒的伤口,透过愤怒,扩大成了双方共有的痛。

  「每次与妻子争吵而把她推开后,一旦怒气平息了,我总会有很糟糕的感觉。我会有罪恶感而且感到羞耻——因为恐惧,我把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拒于千里之外,我牺牲了她来保护我自己。这有什么用呢?痛苦仍在我心中,有机会的话还会再次浮现。和心爱的人吵架并不能解决任何事,而只会让我们愈来愈不信任对方,也愈不信任我们的爱。

广州心理咨询专家推荐
  • 周钰清老师 本教育心理专家导师、中国智慧春雨心理

    专 长:心理专家 讲课特点:讲得活泼生动、很有亲和力,很受欢迎的老师,重点突出,令人印象深。 周钰清 (心理专家) 专家简介:周钰清,中国智慧春雨心理健康指导师;儿童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研究生;亲子沟通资深讲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