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理问题?立即咨询:
 400-187-8880

“为什么我会抑郁?”心理师提供陪伴抑郁6心法

发表于2018-01-22 10:36

  “为什么我会抑郁?”心理师提供陪伴抑郁6心法

  抑郁这件事,关于活着的苦痛这件事,是真实在每个人身边正在发生的。

  你问,到底他们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什么事伤害或影响了他们,让他们做出最后这个决定,恐怕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如果大家都用一个名词来理解这样的状态,或许一般人最常猜测的就是“抑郁”。

  韩国男团SHINee成员钟铉选择自杀,留下的遗书内容提到:“我内心世界已崩坏,我最终被抑郁吞噬,我厌恶我自己,不管我如何打起精神,依旧徒劳无功。”

  而所谓的“抑郁”到底是什么?

  拿这样的问题去问,觉得自己抑郁的当事人,可能也回答不上来,更多时候,那是一种能描述但又无法具体掌握的感觉。

  你永远不知道抑郁何时现身,永远不知道什么方法能奏效,抑郁彷佛有它自己的生命,有时寄居吸食养分让你全身无力,有时却又摸不着看不清,从来都不是你能控制的,但却经常趁你不备,在人群中包围着你,让你跟外面的快乐隔着一个远远的距离。快乐的画面在你面前,也许可以跟着哭跟着笑,而自己的身体却冷冰冰的,内心深处有个极大的黑洞,彷佛在人群中孤独于世。

  抑郁有没有“原因”?

  有些时候会有很具体的原因,但有些时候其实是没有办法被找出来的。现在科学有很多种方式说明抑郁的来源,生理的激素变化、基因遗传、原生家庭的教养、早年人际经验、创伤、失落…等等。

  很多来求助心理谘询的个案们,都会问心理师,为什么自己会抑郁?其实抑郁不会只有一个原因,如果真的只有一个原因(例如:特定压力源),那么只要你尝试离开,事情就会解决。但对于多数正在经历抑郁的人们来说,离开某种特定压力源,并不能改变抑郁,通常在临床上接触到的抑郁,多是一种多因共构的状态。

  透过探索生命史,探索你的性格,探索你的生命信念,探索面对事件时的因应模式,还有透过了解你处在一种什么样的环境,每一个环节都是很重要的。

  有些抑郁个案很常会听到一句话,家人会问他/他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这个问题,听的人会觉得很绝望,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因为没有人知道答案,当事人不知道,医师不知道,心理师也不可能承诺痊愈的日子。

  这句话虽然伤人,但其实也反映了家人的无助与绝望,只是这样的感受却经常透过生气跟指责的语气被说出来,再重创一次抑郁个案。(延伸阅读:为什么有些人刀子嘴豆腐心,爱用骂的方式表示关心?)

  “心理师,我好想知道为什么我会抑郁?”

  “是什么让你想知道原因?”

  “知道了原因,我就可以知道怎么好起来。”

  “好起来之后呢?”

  “就不会给别人造成困扰......”

  很可惜的是,有些时候去找原因,并不能解决抑郁。了解抑郁的源头,是为了帮助我们了解你一路走来经历过什么,了解是什么在你的肩上,是什么构成了现在的你。

  离开抑郁道路的方式,是陪着现在的你找到前进的新方向,而不是带你重新走回抑郁的起点,然后停在那里。

  “为什么我会抑郁?”就算找出原因,也不见得能解决问题。(示意图非本人/翻摄自youtube)

  我在临床遇到的个案,经常着急的问心理师,为什么我不能好起来?为什么我不能够好好的过生活?也急着问自己要什么时候才会好?这个问句其实有很多含意在当中,想要脱离抑郁状态的不适,当然是最直接的原因,但除了抑郁所带来的低气压跟身体不适之外,有一半以上的原因可能是为了周遭的人,为了不让同事朋友家人困扰,为了更好的完成自己的责任,为了追求永远不可能达到的完美,然后非常的努力。

  “如果有机会,请在我的身边静静地陪着我,听我,请不要走到我面前指责我。”

  其实很多来到我面前的个案,都比一般人所想的更努力。(延伸阅读:别再努力了!活在别人期待下,只会压垮你自己)

  每个人身边或多或少都会有受抑郁所苦的朋友,也许是一时压力影响,也许是长期有抑郁情绪,也许是已经抑郁成疾的人。如果是你的至亲好友,即使帮不上忙,也别让自己在互动的过程中留下遗憾。

  陪伴抑郁六大心法

  “别当评判者”

  当一个人跟你诉说他的人际困扰时,你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帮他批评他遇到的烂人?还是批评他自己不懂得保护自己?还是判断谁是谁非?这些事情其实一般人平常都会做,而且每天做,因为从小到大大家都是这么学来的。

  但即便是这样,批判无法拉近你跟对方的距离,而是让对方跟你越离越远。试着收起你的分析跟批评,高谈阔论谁对谁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你的面前。

  也不要告诉他,你觉得他很好、很令人羡慕的,他就是觉得自己不好、不棒,越多的称赞只会让他更难卸下对外武装的面具。

  “不给期待”

  每个人都会希望身边的人快乐,面对抑郁的人不给期待的意思,不是对他们说,我不期待你好起来,只是请不要对他说出希望他能早日摆脱抑郁,希望他快点好起来之类的祝福话语,每个期待跟祝福,都会让他们重新自我质疑一次,只能苦笑以对。

  “离开拯救者的焦虑”

  有些时候看到亲友抑郁或是难过,会忍不住想要帮助他脱离现在的情绪,因为那种无法帮忙对方的这种心情,也是会令人感觉到很难受的。(延伸阅读:身边有人想自杀怎么办?希望让更多人看见这篇内容,却也希望你永远没机会用到)

  要认清楚自己想帮忙他,是因为对方真的需要,还是你自己想解决自己无能为力的焦虑感。如果你真的想要支持你眼前的他,除非他问你,否则请你不要急着告诉他各种解决方法,也不需要修正他们的想法,即使你觉得他们的想法很负面,也不急着更正他们,更不需要去同意或是反对他的做法或想法。

  “我听,我在,我陪伴”

  每个人的苦痛都是独一无二的,比较不能让人感觉欣慰。当你收起比较、批评、建议甚至是祝福的声音,很多人会发现自己竟无话可说。

  曾经,在课程中教导学员陪伴他人的方法,原则就是不批判,不建议,不去分析对错,甚至也不给出期待跟祝福,让他们依循上面的原则去两两分组练习去对话,一个人说话一个人回应,每个负责回应的人后来都发现,自己听完之后居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认真点头,眼神专注看。

  结束之后,问说话的人感觉如何,普遍都回答感觉很好,为什么很好,因为能好好地说一件事,好好的被听见,不会被打断,不会被评价,不会感觉到冒犯跟被拒绝。

  如果感觉到他说的事情令人感觉到悲伤,就真诚的表达自己也觉得悲伤,如果你觉得听完那些事情令人生气,你可以描述胸口那种闷烧的感觉,如果你只是觉得心疼,就告诉他,你知道他这段时间以来真的辛苦了。

  “保有空间,各自喘息”

  陪伴抑郁者也是需要能量的,请不要把自己全部的人生精力都赔进去,这样只会让自己失去耐性跟能量,适时的给自己喘息的机会跟时间,是维持长期抗战战力的好方法。

  “寻求专业”

  有些话,越是亲近的人越难说出口,例如,被性侵的人,事件过后可能很难向自己的家人或是姊妹说,又或是觉得在人际当中格格不入的处境,找朋友说或许还被责备是自己想太多,另外,还有许多的爱恨情仇,是深藏在关系底下无法被说出来的秘密,专业不只是提供专业知识的协助,也提供一个安全且保密的空间。

  陪伴需要方法,每个人都需要被倾听,原来倾听好难,可别把自己给赔进去了,让抑郁的人知道,他不需要担心自己会成为你的负担。

广州心理咨询专家推荐
  • 周钰清老师 本教育心理专家导师、中国智慧春雨心理

    专 长:心理专家 讲课特点:讲得活泼生动、很有亲和力,很受欢迎的老师,重点突出,令人印象深。 周钰清 (心理专家) 专家简介:周钰清,中国智慧春雨心理健康指导师;儿童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研究生;亲子沟通资深讲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