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理问题?立即咨询:
 400-187-8880

说不出口的复杂性悲伤

发表于2017-10-12 10:42

  很多的时候,悲伤的故事可能发生在生活的各个角落,有时候单单只是倾听那些故事,当故事被看见的瞬间就足以让改变发生。

  只是我们的教育强调好多的问题解决能力,而不是教我们好好的说与好好的听。

  说不出口的复杂性悲伤

  悲伤故事的女主角,透过追寻事实的样貌拼凑哥哥可能的创伤感受,也在这些了解哥哥的过程中试图弥补自己与哥哥那些年的失落,如果,当时哥哥能够说出那个创伤事件的感受,或是妹妹与家人能够问与关心,也许那样哥哥失去同伴的悲伤能够被看见,伤口能够有机会被疗愈。

  华人文化常常说「节哀」或避免「触景伤情」,于是我们闪躲哀伤,用一种当作看不到的透视来掩饰我们的不知所措,以为那样就让事情过了,但是那样的结果并不会让事件没发生过,只是让悲伤的人把眼泪往肚子里面吞,无法承担的悲伤往往开始变形走样成了愤怒,对外的愤怒可能是叛逆,对内的愤怒则转变成了忧郁

  正常的悲伤会因为适当的哀悼仪式,让我们慢慢复原,像是这几天的清明扫墓,藉由慎终追远与祭悼故人让哀悼完成。但那些无法藉由仪式安抚悲伤的呢?或是无法让他人知道的悲伤呢?当这样的情况发生时,我们会说那是一种「悲伤剥夺」。

  悲伤剥夺有五种

  Doka(2002)的悲伤剥夺做基础,强调悲伤的权利会因为身份而受到阻碍,或是因为下列不敢悲伤:

  关系不被认可(the relationship is not recognized):悲伤发生非主要亲属关系时,例如朋友、恋人、养父母、姻亲、继父母子女、同事、照顾者、室友、师生、前妻等,或是婚姻中的外遇或是同居伴侣的关系,以及同性恋的关系时,不被社会所认可时。

  失落不被承认(the loss is not acknowledged):失落事件的本身即不被社会所认为是重要事件时,例如流产、堕胎或是宠物的死亡。

  悲伤能力不被肯定(the griever is excluded):当个体不被社会所认可,认定个体本身不具有悲伤的能力,例如非常老或非常年轻的人,或是精神病患、心理障碍及智能不足的人。

  死亡形式不被允许(circumstances of the death):例如被污名化的自杀遗族,认为其他人可能因此自杀事件而指责这个家庭。或是因为AIDS疾病的污名化使得遗族必须在与其他人分享失落经验时更谨慎小心,不被社会所允许时,无法获得社会支持,反而经历到被隔离、被指责或令人感到不舒服的好奇性询问。特别是加上了媒体负面评价,悲伤更可能被剥夺。

  过度悲伤不被支持(ways individuals grieve):个体对悲伤的表达方式也可能导致悲伤剥夺,有些人以比较直觉的方式,强烈的情绪表达悲伤;有些人以比较生理的、认知的或行为的工具性方式表达悲伤,因此过于强烈或过于压抑,都是不被支持的悲伤方式。

  而因为悲伤剥夺,导致悲伤的情绪无法释怀,无法透过传统的复原方式-哀悼与哀悼的仪式,因此悲伤转变成复杂性悲伤(恶化),复杂性悲伤的图像可能会导致文章中的脱序行为、麻木情感压抑、恶梦、心理疾患、异常行为与身体化疾病等等,因此影响到生活的每个角落。

  发生「悲伤剥夺」时,最好的作法就是让这样的悲伤能被看见与听见,如果情况允许,让专业的心理师介入,或是寻求一些相关的信息、文章、课程或工具,才不会演变成棘手的复杂性悲伤。

    标签:
广州心理咨询专家推荐
  • 黎叶 老师 为本教育心理咨询师,国家认证二级心理

    为本教育心理咨询师 国家认证二级心理咨询师 EFT情绪取向伴侣与婚姻家庭治疗师 九型人格Enneagram培训讲师 曾在广州某高中担任教职十一年,对青少年成长,家长如何与孩子有效沟通等家庭教育有深刻见解和经验,并获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