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理问题?立即咨询:
 400-187-8880

同理心太强、过度认真或没有自我,这些“高敏感孩子”都有危险

发表于2018-06-05 10:57

  同理心太强的孩子,其实很危险!

  过度敏感的人,很容易因为一点芝麻小事就倍感压力,最后导致身心失衡。

  本章将介绍孩子们因敏感而出现严重症状的案例。

  这个孩子从小学起,就常担任班长和社团干部等职务,小六时还担任学生会副会长,成绩始终名列前茅,是个很优秀的孩子。虽然他从小五开始有过度换气的问题,但都不严重。后来上了初中,除了过度换气外,还出现头痛和忧郁的症状,第一次去看医师时,被诊断为广泛性发展障碍。

  我是在他上初二后开始为他诊察,发现他确实在智能方面有言语上的偏差问题,但又不像有发展障碍。由于他是个模范生,很受大家信任,所以无法拒绝他人,什么事都会接受,团体里只要有事他也不会袖手旁观,一旦大家出现对立争吵,他也会出面协调,所以我怀疑他会不会是因此造成心理负担。

  他在一个温暖的家庭里长大,但父母都是高敏感族,所以我判断他也是个高敏感儿,才会无法拒绝他人,凡事都接受,因此造成压力过剩。

  和他深谈后,更进一步得知他出现了解离症状,完全想不起来先前老师在学校里对他说过的话,看着以前自己写的笔记,也不记得曾写过,明显有严重的心理症状。

  高一时,他的成绩是全学年第一名,但是升上高二后,他开始出现易怒、疲倦、神经过敏、漫不经心、听到别人说话都以为在说他的坏话、身体很难活动等症状。尽管如此,他仍然努力参与社团和学生会等各种活动,可惜愈努力身体就愈差。我相信他的青春期一定过得很痛苦。

  高中毕业后,他进入离家里很远的学校就读,结果原有的种种身体症状完全消失,活力充沛到令人无法相信。他又重新投入课业和社团活动,简直让人怀疑“青春期的那些症状是怎么回事?”

  我认为他其实一直都在扮演“好孩子”,但到了陌生的土地、进入陌生的团体后,不再需要扮演好孩子,才让他有办法抛掉一切重获自由,心灵也因此得到解放。

  有解离症状的孩子,人际关系似乎从幼儿期开始就有一定的倾向。因为这样的孩子会努力想达到对方描绘的感觉及期望,会去读取对方的表情和状况,避免惹对方不开心,才会被父母称赞为“好孩子”。他们很少会追究对方的责任,也很少攻击对方,当然也很少为自己说话,只会在意对方对自己的期望和情绪。这种倾向不只在面对对方时会出现,也会在必要的场合里出现,所以他们很机灵,一旦察觉现场的气氛很紧张,就会牺牲自己来配合他人。

  高敏感族和高敏感孩子不只是敏感,区分自己与他人的界线也很模糊,所以容易累积负面情绪,而且他们都会先站在对方的立场替对方着想,把自己的事往后放,最后反而让自己受伤。

  过度认真的孩子很危险!

  心思细腻的敏感小孩,很容易负面思考,也容易自责,加上多数是完美主义者,总认为“不这么做不行”,所以经常会认真过头将自己逼到绝境。

  在此介绍我曾经接触过的案例。

  这个孩子从国一开始就有头痛、胸痛、无力、倦怠、疲劳感等症状,因为一直在忍耐,所以除了身体出现各种症状外,连心理也出了状况。上高中后,他终于因为严重眩晕无法行走,为他看诊的医院因此向我求助“有个这样的孩子,您能帮忙诊察吗”,于是将他转诊到我医院来。

  关于眩晕,他自己描述“就像有一艘大船在暴风雨里漂浮,船上还有云霄飞车。我就像在摇晃的船上搭乘云霄飞车一样,不断地绕圈”,调查之下发现他的眩晕属于神经学上的异常。

  当时他的症状有头痛、胸痛、幻视、腹痛、无力感、疲劳、焦虑,甚至有部分身体出现麻痹、疼痛的情形,差到无法上学,最后茧居在家里。

  年幼时的他尤其纤细敏感,似乎什么事都能看穿,但因为不懂得用语言说出来,让他深受困扰。他不仅能感应自己和他人的前世,也能感应命运,所以他曾因某次的持续胸痛去接受前世疗法,得知原因后,疼痛竟自然消失。他甚至对电磁波和化学物质也很敏感,曾因此事前感应到某次的大地震。

  他的睡眠很浅,也常常睡不着,后来介绍他去专门治疗睡眠问题的医院求诊,测量脑波后发现,他的睡眠只能维持在浅层睡眠,中间还频繁出现瞬间觉醒。由于药物对他来说都效果太强,所以也无法让他尝试用药。

  后来真正解救他的是家中宠物,因为他负责照顾小狗,得带小狗散步,是狗狗疗愈他的心灵,让他摆脱茧居状态,开始慢慢走向户外。

  没有自我的孩子很危险!

  同调性过强,会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特质强加在自己身上,甚至是重新创造,很多孩子对这种虚假的自己感到痛苦。

  有一名女孩在向我求诊之前,在别的精神科被诊断为轻度的广泛性发展障碍。但我对她的诊断是广泛性发展障碍非特定型、注意力缺失症/学习障碍倾向、忧郁与社交焦虑、高敏感族、成人儿童。

  她在小学和国中时成绩优异,日常生活的评分也很好,除了注意力和记忆力稍差一点之外,言语和动作上的智能评分也很高。对她进行一个月的心理治疗后,我发现了许多事。她从幼儿期开始就和其他小孩的兴趣不同,很怕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总是独自一个人。就学后,她也很怕和同学聊天,随时都感到疲惫,常陷入无气力状态,而且很难理解耳朵听到的事,所以也无法专心上课,只能死背课本。

  上初中后,她开始叛逆、反抗母亲。后来虽然考上大学,但课业和交友仍让她吃尽苦头。之后虽然也就业了,但只要公司的指示不够明确,她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也无法随机应变,因此无法顺利建立人际关系,精神上被逼到绝境。于是她怀疑自己是否有发展障碍问题,所以到精神科求诊。(以下内容是征得她本人同意后,直接引用她的手记,但为保护个人情资,细节部分稍加更改。)

  我从小就无法融入周遭的世界,总觉得没有自己可以待的地方,也没有办法和家人、朋友建立亲密的关系。

  我对自己生活的世界和别人都没兴趣,只能接收妈妈给我的价值观,然后用这价值观来面对世界。但后来我突然发现,这不是我的价值观,以往我所认定的想法,都是妈妈给我的。若将这些全都丢掉,我就会没有自我。

  不消除自我来配合周遭环境,我就无法与人沟通。我甚至不知道为了生存,我应该把真正的自己摆在哪里,好像也没地方可以摆。

  这是非常具象征性的症状。

  我很容易受别人的情绪影响,常常因此感受到他人的情绪。待在人多的地方时,大家的各种情绪好像会往我这边冲过来,让我不只疲惫、心情也很沮丧。讲得具体一点,待在情绪表达很明显的人身边,我的疲惫感就会倍增,只要别人有一丁点愤怒或悲伤等情绪时,我就会因为这些不必要的情绪共振大受影响,结果我反而比对方还沮丧。这是很典型的敏感特质。

  即使对方只是稍微地抒发情绪,即使我根本不知道对方产生情绪的来龙去脉,即使我几乎不了解对方,或他只是正好擦身而过的人,我的沮丧心情也会持续一整天。就像在不知不觉中感染到对方的情绪一样。所以我从小就会逃避现实,但是这些想法会自己浮现在我脑海里,我根本无法控制。

  她无法像一般人一样与人随意闲聊,只能从过去的经验寻找“这时候应该这么说”,再根据学来的经验响应对方。

  要对对方的话题产生兴趣,再响应对方的闲聊方式,对我来说太困难。就连打招呼时的简单对话,我都不行,所以我根本无法与人建立人际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要与人沟通,当然会过度耗费精神,难怪会非常疲惫。

  这种情形就像要一般人把平常会主动完成的事,全改成手动一样,需要高度的专注力和能量。只是稍微的闲聊,都会让我累得想躺下,有时甚至得躺上一整天。

  她在治疗后将这本笔记给我,不仅让我吓了一大跳,也让我决定应该征询本人同意,分享给大家,并且应用在我日常的诊疗里。基本上,不论年龄、性别、有无发展障碍,真的有很多人对她的经验感到共鸣。让我深深明白,确实有很多人就像这个案例一样,因为发展障碍、高敏感、解离症状、依附障碍等重重而深受困扰。

  青少年心理咨询

  www.weibenchina.com

广州心理咨询专家推荐
  • 周钰清老师 本教育心理专家导师、中国智慧春雨心理

    专 长:心理专家 讲课特点:讲得活泼生动、很有亲和力,很受欢迎的老师,重点突出,令人印象深。 周钰清 (心理专家) 专家简介:周钰清,中国智慧春雨心理健康指导师;儿童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研究生;亲子沟通资深讲师;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