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心理问题?立即咨询:
 400-187-8880

余生很长,远离那个不爱你的人!

发表于2018-10-18 10:09

  

  如果只有两个选择,你会选择爱你的,还是你爱的?

  有网友给出了最佳答案:

  选一个你爱的谈恋爱,再选一个爱你的结婚。

  可人生不会给出那么多“最佳答案”,尤其是当你无可救药地爱上一个根本不爱你的人时。

  就像是《大明宫词》里的太平公主,纵然是出身高贵,纵然是一世荣光,纵然是倾国倾城,依旧没办法逃过“情”这个魔咒。

  她不顾一切冲向了她心目中的爱情,然后从爱情的神坛高高落下,摔得遍体鳞伤。

  难回顾,一见薛郎终身误

  十四岁的太平,豆蔻芳华,笑靥如花。

  那一年的长安上元节,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太平偷溜出宫,跟随人群,享受这属于天下人的美好节日。

  可是,走着走着,她和韦姐姐走失了,看着满街相似的面具,她急得想哭。

  这时,迎面走来一个昆仑奴的面具,太平随手一掀,却定定地呆立在原地。

  正是这个动作,让她的命运悄然转折:这张脸,让她永生难忘。

  “我爱这座城市,因为他的存在。”

  因为一个人,爱上了一座城。

  太平回到皇宫,心心念念都是这个男子。她从未见过如此明亮的面孔,以及在他刚毅面颊上徐徐绽放的柔和笑容。这个男子,便是薛绍。

  一见薛绍误终身。

  在最单纯的年纪,太平便将自己的真心托付给她第一眼就爱上的人。

  她告诉了母亲心中的情愫,母亲做主让薛绍娶她为妻,她以为一切都会像童话般美好。

  可是她不知道,薛绍早有家室,而母亲为了成全太平,硬生生拆散了薛绍和他琴瑟和鸣的妻子慧娘,让薛绍从一开始便对太平满是恨意。

  新婚之夜,他让她独守空房一整夜。那是一个女子最焦灼渴望的心,满了又空,空了,继而沉默。

  对太平,他始终是冷漠而残忍的。

  即使慧娘因难产死去,他终究不敢也不愿接受太平。

  “你知道什么是爱情吗?”他甚至这样质问太平。

  “我说不出来,可是我爱你。”她哭着说。

  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

  可薛绍却不依不饶,他大叫:

  “爱情意味着长相守,意味着两个人永远在一起,不论是活着,还是死去,就像峭壁上两棵纠缠在一起的长青藤,共同生长。

  经受风雨最恶意的袭击最终,共同枯烂,化作坠入深渊的一缕屑尘。这才是爱情。”

  到底是谁不懂爱情?

  太平义无反顾地扑向他,放下所有的身段去感化与讨好,是石头也应该被感化了。

  他终是爱上了,可是也晚了。

  他不愿违背与慧娘的誓言,却再也无法控制内心的情感。

  终于,在太平面前,薛绍举起剑刺向了自己,在临死的一刻,说出了太平等待了五年的话。

  “对不起,太平。我......爱上了你。我曾用我全部的意志去抵抗它,但,无能为力......公主,原谅我,我们来生再见!”

  她什么都好,只是在错的时间遇到错的人,飞蛾扑火,最后只会被烧成灰烬。

  太匆匆,错付姻缘一笑中

  薛绍死了,几个哥哥屡遭不顺,太平最爱的母亲变成了一个陌生的人。

  在这期间,她孤独无助,独自在这偌大的大明宫里,心也如一片死灰。

  另一个男人悄悄进入她的世界。

  与薛绍的朗眉星目,一表人才截然相反,武攸嗣五大三粗,是个连族中人都看不上的烂泥。

  第一次见到太平,武攸嗣就移不开眼,连太平公主都生气了,大喊一声:

  “武……什么嗣!你总看着我干吗?”

  武攸嗣却傻傻地说:

  “我,我,我就是觉得您好,好看……连哭的样子,都,都好看!”

  人生若只如初见。

  就是这惊鸿一瞥,让武攸嗣把自己的身心毫无保留地递交了出去,正如当年太平对薛绍的那一眼。

  武攸嗣能逗太平笑。他给太平讲笑话,讲着讲着发现道具小乌龟不见了,于是着急地脱光衣服去找,太平在一旁呵呵直笑。

  武攸嗣也能让太平哭。她给太平讲并州老家的旧事,给她唱家乡的歌谣,两个人一起对着月光哭泣。

  自从出嫁,她便将自己的心牢牢封锁,不敢透出一分真心。

  是武攸嗣将太平内心最软最真的那一小块重新唤醒,死气沉沉的太平重又恢复了生机。

  也许在别人面前武攸嗣什么都不是,但太平知道,他有一颗真心,这已经足够。

  或许是想要与母亲怄气,或许她真的感受到这个男人的好,太平最终任性地嫁给了武攸嗣。

  可新婚那夜,太平还是没有回来,她去了薛绍的墓前。

  新婚初夜,薛绍让太平等了一夜,因为她爱他。而现在太平又让一个人等自己,同样因为他爱着太平,而且同她当年一样强烈……

  她明知道爱而不得痛苦,却不可自已地把同样的伤痛强加给另一个像她一样的人身上。

  不爱,终究是勉强不得。

  只有一夜醉酒,武攸嗣与侍女睡在了一起,被太平撞见后,这名堂堂男子,居然拿剑刺向了自己的胸膛。

  这个把自己的爱情当作神明一样供奉的武攸嗣,无法接受自己因一时失足对自己偶像的亵渎,最后只能带着深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武攸嗣爱太平爱得深沉,只可惜他爱上了一个早已对爱情死了心的人。

  两相欠,乱理情思情难断

  张易之的到来,让太平又一次看到了希望。

  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嘴,就像薛绍一样,而且比薛绍多了些温度。

  太平对爱情的坚守一下子土崩瓦解,她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薛绍的影子。

  太平曾问他:“易之,你懂得情意吗?”

  张易之说:“我懂,易之是为情而生的,公主!”

  太平不相信,继续问:“你说过你爱我,这是真的吗?”

  张易之信誓旦旦:“当然是真的,我从来就不说谎。”

  相信没有哪个女人能躲得过男人的蜜语甜言,何况说这话的是这样一张她心心念念了半辈子的脸。

  于是太平想要永远就这样温存下去。

  可张易之得到了太平的心,却不愿将自己的心交付给她。

  他是个多情的人,不但成为太平母亲的男宠,而且还与韦后私通。

  我爱你是真的,但爱别人也是真的,爱权力更是真的。

  他源源不断地给予太平希望,而太平则孜孜不倦地试图抓住哪怕是最零星的一线光明,可光线始终是抓不住的。

  太平的芙蓉帐锁不住一个野心勃勃的男人,他走了,留下了伤痕累累的她。

  比起爱女人,权力才是张易之的最爱。

  太平追向她心目中的爱情,却又一次被爱情背叛,最终用剑刺向那个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

  了无踪,半生情缘一梦空

  张小娴曾说过一段痛彻心扉的话:

  “你遇上一个人,你爱他多一点,那么,你始终会失去他。然后,你遇上另一个,他爱你多一点,那么,你早晚会离开他。

  直到一天,你遇到一个人,你们彼此相爱终于你明白,所有的寻觅,也有一个过程。 从前在天涯,而今咫尺。”

  太平的一生曾深爱过,也曾被深爱;她被伤害,也伤害过别人。

  但终其一生,也没有找到那个两相知的贴心人。

  如果没有遇到薛绍,或许就不会有这么痛苦的纠葛;

  如果全心接受攸嗣,或许能够和和美美地过一辈子;

  如果没有沉沦易之,或许便不会被伤得遍体鳞伤。

  但人生没有这么多的如果,因为只在人群中看见一眼,便再也忘不掉那容颜。

  太平的悲哀,便是第一眼便看到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人,错托了真心。

  情字伤身,若有来生,请一定要远离那个不爱你的人。

广州心理咨询专家推荐
  • 周钰清老师 本教育心理专家导师、中国智慧春雨心理

    专 长:心理专家 讲课特点:讲得活泼生动、很有亲和力,很受欢迎的老师,重点突出,令人印象深。 周钰清 (心理专家) 专家简介:周钰清,中国智慧春雨心理健康指导师;儿童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研究生;亲子沟通资深讲师;资...